当前位置:nessral.com健康性保健用品货到付款花20多万元买保健品 八旬翁惨成“月光族
性保健用品货到付款花20多万元买保健品 八旬翁惨成“月光族
2022-09-21

蒋弘毅的借钱收据。

这一堆保健品瓶罐上,都标着“产自、等地,与国内知名学府联合研发”字样。然而,瓶罐上写的电话号码,多不能打通。能拨通的一个“曹主任”的电话,但对方始终没有接听。

在孙女心中,爷爷“变了”。以前,“爷爷都会给过节费”,但2009年后,“我叫爷爷带我吃肯德基,他却带我吃面”。

0 个人觉得赞好文章 点个赞您已经赞过了+1

在蒋弘毅家里,记者看到了一张“医药基金募股书”。在募股书上,蒋弘毅自称患了结肠癌、高心病、前列腺增生、膝关节退行性病变,需购药品、器械,特向好友募集基金1万元(共十股,每股1千元,月息1%),2016年2月6月,每月退股息两股。募股书最后还说,“如有特殊原因到期本人不能退股息及息金时,由儿子X。”

蒋弘毅见到调查表后动了心,通过提供的电话号码,联系上保健公司的“曹主任”。“曹主任”称,公司的保健药品“受到国家政策鼓励”,购买后,可返现85%。于是蒋弘毅爽快地买下4000元产品,从邮寄到养老院,货到付款。

保健品

这名曹主任之前自称“人在”,通过一名许姓老人,与蒋弘毅联系上了。许姓老人曾于7月神秘来到养老院,拿出一张《保元丹3万例服用者调查表》,整齐地列着服用者的病名与服药见效时间,“高血脂:513天,偏头痛:33天,老年痴呆:3060天”调查表列出47项病名,见效时间多在15天内,最长达60天。

对蒋弘毅在募股书上写的“结肠癌、高心病、前列腺增生、膝关节退行性病变”,儿子说,蒋弘毅2005年在医院做了结肠癌手术,已经痊愈。但一听别人介绍药,他就觉得自己一身病,“我们每半年都会带他去做身体检查,没什么问题。”(文中当事人系化名)华西都市报记者毛玉婷摄影报道

过了几天,蒋弘毅询问如何返现,曹主任称“再买几千元就可以返现了”。于是,他又买了。

花20多万元买保健品八旬翁惨成“月光族”

据蒋弘毅家人统计,从2009年到现在,老人已经花了20多万元。

老伴去世时留下的5万元积蓄,蒋弘毅不仅花掉了,每个月领到手的3千多元退休金,也都被他月月花光。“后来才知道,老人在外面还欠了2万元。”蒋弘毅的儿子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。

总有电话打进,座机、手机,“一天能接几个”。不堪其扰,儿媳妇将家里的座机号码和蒋弘毅手机号都换了。儿媳判断,他的号码是在当时听时的。

分享到:

购买后可以返现85%

后来,因为蒋弘毅孤独,便到了养老院,“不用躲躲藏藏地买了,购买频率明显增加”。“最多的时候一次吃十多样保健品”,蒋弘毅的儿子说。

这段复杂的程序被儿媳简化为“借钱”两字,“他前后跟朋友借了2万元”。“他以前从来没借过钱,一直很节俭。”儿媳说,去年,基本不过生的他还提出要办生,“84岁也不是大寿。”儿媳分析,他估计是身上没钱了,想着收点礼钱。

除了3000多元退休金,儿女时常会给老人一些零花钱,但蒋弘毅基本没买过衣服,“除了买点菜,其余的都花在保健品上,一买动辄就是几千元。”

如此反复,当蒋弘毅买下2万元产品,对方还在继续劝购时,蒋弘毅慌了,向儿媳念叨起来。儿媳打去电话,对方语气明显改变,一句“还在核算返现额度”后,便再也接不通,而许姓老人再也找不到了。

12月10日,成都市青白江区,在蒋弘毅居住的养老院房间里,儿媳妇再次从衣柜搜出十多瓶保健品。

2009年,老伴去世,蒋弘毅获得财务。他开始对收到的“养生”产生了兴趣,通过信息去听“养生”。听完后,他总是往家中运回一件又一件保健品。

蒋弘毅每年身体检查正常,却总在听到保健品介绍后,“觉得自己一身病”。12月10日,当“买了保健品会返现85%”的工作人员一直联系不上后,蒋弘毅终于发出感叹,“我不会再买这家的了。”但他说,其他的产品自己还会继续买。

几天后,一本健康刊物送来,封面是两位老年人相视而笑的照片。几篇养生知识介绍后,更详细的产品介绍一页一页地展现。

他拨通刊物封面留下的热线电话咨询,对方一个个“专业的问答”颇令他动心,订下产品几天后,一个快递员送来保健品,货到付款。他称只花了600元,儿子却从保安处得知,实为1200元。

蒋弘毅向华西都市报记者发出感叹:“我不会再买这家的保健品了。”思考一阵后,他又说,“不过,按清朝保养配方制作的降压药,我还是要买的。”

因为迷上保健品,85岁的成都人蒋弘毅不仅花掉了老伴去世时留下的5万元钱,还把每月领到的3000元退休金花光。实在没钱了,他向老友发出“医药基金募股书”,借来2万元,前前后后花出20多万元。

儿媳说,蒋弘毅“心很宽”,即使有后发现一些购回的保健品没起作用,也不懊恼,认为“试试也好”。小辈说他,他也不生气。“他心很善,别人说的他都相信。”

变成月光族从来没借过钱的他向老友借钱

电话购产品最多时一次吃十多种保健品

家中有亲戚从事食药监方面的工作,告诉他这些所谓的保健品信不得,他却不以为然,“我知道有假药,但是我买的不是,真有效果。”他强调,“我以前晚上起夜三次,现在都只有两次了。”

一年后,儿子将他接到家中住,在反复劝说下,蒋弘毅不再听了,却不断地收到快递:安神被、听书魔盒、进口细胞银浓缩液产品挤满了他的视野范围,比在上听到的更全面、更新颖、更精致。“超级能量配方”,“双向调节”一系列从来没接触过的信息刺激着他的神经。